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意象对话  >   治疗方法  >    内容

再谈“关于意象对话的体认”

作者:佚名|文章出处:网络|更新时间:2010-09-04

  前几天写了一篇小文章,叫做《关于意象对话的体认》,这算是一篇读后感吧,犹如小学生的作业一般。没想到,这篇小文章还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有人觉得挺好,有人觉得值得商榷。其中反映最强烈的是淄博的一位前辈同行,认为我很可笑,对意象对话一知半解,就干胡乱发表意见。然后就是认为我说的两个例子,是癔病的表现,与意象对话无关。等等。

  首先,我觉得对我的批评还是很对的,对待知识就是要严谨,要认真,不能一知半解就胡乱发表意见。但是呢,我还是想辩解一二。第一个辩解的是,我只是一篇读后感,一个小博文,应该可以随便写写吧。有的人写博客,今天几点吃饭,几点上厕所,拉的多不多,硬不硬,都可以写,我为什么不能写一写我自己的认识呢。第二个辩解的是,这位淄博的前辈同行,还是没有理解到我的理解,感受到我的感受。

 

  我为什么举那两个例子呢,其实不是想以此说意象对话如何如何。写起这两个例子的大概原因,是我看到荣格的积极想象技术,由此而引发的一个思考。所谓积极想象,是荣格心理学的核心方法与技术,其目的是使无意识自由涌现,从而实现人的心理的整合。在积极想象技术中,一是言语性的,指病人和一个无意识中的人物或事物进行一次想象性的对话,病人或医生做记录;一是非言语性的,是指病人把自己想象的东西做出用绘画、雕塑、舞蹈等艺术方法表现出来,再由医生做分析和判断。

  给予对积极想象的学习,我就在想,像我姑姑那样的表现,不就像是一种言语性的积极想象吗,她们以语言的方式与某个无意识意向对话,表现出来,就像疯了一样。从另外一方面说,我觉得这两个例子其实也和意向对话有关,或者说和意象对话的理论基础有关。在意向对话的书中,就有以意向对话理论为基础,探讨精神病的犯病机制的内容。书中说,精神病人实际上是在和某个心理现实或者意象对话,而没有和客观现实建立联系,从而表现出与正常人不一样的表现。那么,癔病又为什么不能用此解释呢。那些癔病病人,实际上,也是在和某个意象对话,只是他们进入意象境界而脱离了现实环境而已。

  由此,我在阐释一下“意象对话有可能导致走火入魔”的说法。假如,通过各种方式,让某个来访者和意向建立链接,那他肯定会很好的展现无意识内容。但是,如果咨询师不够高明,能让来访者进去,却不能把来访者带出来,那不就成了无法与客观现实联系了吗?这不是我无中生有,危言耸听,因为确实不止一个朋友说过这样的现象。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对意象对话的否定,那些高明的咨询师们自然可以带领来访者自由出入无意识境地,就像进出自己院门一样。

  还有一点,我觉得意象对话的局限在于,它还是需要把意向的东西用语言表述,这似乎违背了其最初的意图。为什么要用意象来表述来访者的内心,而不是用语言?最要的原因就是,意象表达的更准确,更清晰,而且更容易骗过意识,呈现无意识。然而,在意向对话中,还要强调“对话”,还是需要语言。我们知道,一旦用语言来表述,那就需要意识的加工,使其具有逻辑性和现实性。如此一来,岂不是瞎子点灯白费蜡,无意识的意象还是被意识控制了一把。比如,同样一个淄博的朋友就说,在他体验意象对话的时候,虽然看到了,就是说不出来。我想他肯定是受意识控制太厉害的缘故。这就是意象对话的局限,一方面,有可能意识控制,来访者不能自由的倾诉意象情境;另外一方面,来访者的语言无法描述意象。

  这第二个局限就更为明显。假如来访者看到一种意象,形状很怪,颜色离奇,不知道如何描述怎么办?再有,假如来访者是个哑巴怎么办?或者来访者不是哑巴,而是个儿童,不会描述怎么办?

  任何一种方法都有其优势,也有其局限。意象对话也不是万能的,也不是神圣不可批评的,当然也不是一文不值的,是有其妙处的,尤其在理论方面。

  我说,男人学心理都是用大脑学习的。这也是那位淄博前辈同行批评的对象,认为学习心理怎么可以用大脑学习?!其实,我这是一句自谦的话,本来想以此表明我对他的观点的认同,和对自我的批评。但是,转念一想,用大脑学习心理学也未尝不对。或许我们在咨询中,需要跟着感觉走,而在心理学理论的学习中,则可能需要一些大脑,需要进行逻辑推理。我写那篇《关于意象对话的体认》正是从理论的角度说了一些想法,而不是自己做的感悟。我想,那些走感觉线路的人也无需藐视走逻辑路线的人,认为逻辑路线的人是机器,不懂得情感。试想,没有逻辑,哪来理论?朱某人的书,不也是满本的逻辑和推理吗?换言之,会用大脑的人也无需看不上跟着感觉走的人,在咨询中,感觉还是很重要的获取信息的方式。

  精分讲“均匀悬浮”,就是把每次治疗都当作新的开始,不带有记忆和期待,暂时搁置先前的看法、感受和情绪。在咨询中,咨询师还要即设身处地的投入,还要适当的理智判断。由此看来,光跟着感觉走,不对;光跟着理智走,也不对。

  以上是我的一些想法,我想,辩论的过程就是一个学习加深的过程。即便是辩论的时候很气愤,那也很好,加深印象嘛!

  喜怒哀乐,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没必要压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