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意象对话  >   案例分析  >    内容

意象对话案例二

作者:佚名|文章出处:网络|更新时间:2010-09-02

  所谓的意象对话,就是用想象中的意象进行交流,来进行心理治疗。人的想象中出现的形象,往往具有象征意义。这种想象中有象征意义的形象,就是所谓的意象。意象可以反映人的意识中或潜意识中的心理活动。意象对话,就像两个用象征的语言进行交流。对于求助者的有些心理问题,通过意象对话技术,可以更确切地做出诊断。意象对话的操作,就是双方闭上眼睛,在心理咨询师的引导下,求助者进入想象的情境,然后双方通过意象进行交流。

  案例:女孩16岁,高一新生,有点内向,不爱交往,一门心思学习。小学时候成绩一直是尖子生,自己考上重点初中后,自己一下子找不到感觉了。因为同学们几乎都是尖子生,就在这时,女孩开始为自己脚上有臭味而不安,每次回家都没完没了地洗脚。后来,走进高中的校门不久,女孩又为自己的脚臭担心。走在校园里,仿佛别人也用怪怪的眼光看自己。别人只要一说悄悄话,就以为是议论自己,慢慢地,女孩不愿去上学了。

  在进行意象对话中,女孩出现了这样的意象:一个女孩摔倒了,身上和脸上都是土,脸上还流血了,很脏很脏的,蓬乱的头发下满脸地痛苦,女孩正在隐隐地哭泣。咨询师引导她让想象中的女孩子来到了卫生间,打开了电灯,先洗静了脸上的血迹和泥土,仔细地梳理一下头发,然后换上了一件漂亮的连衣裙。这时候,她说镜子里的女孩脸上有了光彩,很精神的样子,她的说话中也显露出几分轻松。

  意象对话继续进行。女孩子说:“我走进了一个房间,屋子里有一张床,床的枕头下面藏着一把剑。”我感到害怕。咨询师说:“不用怕,走过去,坐在床上,拿起剑来,试试看”。女孩子轻轻惊叫一声:“哎呀,划破了手指,手指流血了。”咨询师说告诉女孩子不用怕,洗洗就没事了。女孩子说:“是没有血了。”咨询师在引导女孩子说:“现在,再拿起这把剑,用手在它的平面上摸摸,感觉怎样?”女孩子说:“感觉挺光滑的,挺好的,哎,现在我不害怕了。”咨询师再深入引导说:“好,拿好姿势,再舞动一下。”女孩子便舞动起来,姿势挺好,挺美。咨询师启发说:“谁都可以舞剑,只要不随便乱动,它就不会伤害我们,是吗?”随后,女孩子的意象中出现了森林,感到很恐怖,拉住咨询师的手。这时,咨询师引导她想象自己走进去。她说:“里面有小片空地和稀疏的阳光,还有清澈的泉水流淌,挺好的,一点也不害怕。”

  意象对话之后,女孩子说心里轻松了许多。随后,咨询师建议女孩子回去后自己进行这样的想象练习。如果遇到不好的想象情境,就想办法改变它。

  女孩子的意象很明显地揭示了她的心态。一是对自我的否定意识。她开始在想象中出现的女孩子样子,象征了她不能接受自己,由此陷入不安紧张甚至恐怖的消极自我心戊中。二是对性心理否定意识。她的意象中的床、枕头,特别是剑,都有性的象征意义,而剑茂在枕头下面,象征了自己她对自己的性心理的不能接受,甚至是害怕恐怖,这又会加剧了对自我的否定。这样消极的自我否定心态,在面对新环境的适应阶段,在找不到感觉的时候,就会表现得更为突出。由于自己不能接给自己,就感到别人不欢迎自己,于是,就出现幻嗅现象。于是,关于脚臭的幻觉,成了不受欢迎的象征。同时,关于身体异味的感觉,本身也往往有对自我性心理排斥的象征意义。

  意象对话不仅有心理诊断作用,更有心理调节作用,或者说,意象对话的过程就是在进行心理治疗。案例中的女孩子就是咨询师在引导下进行了心理调节。首先是使女孩的自我意象变得积极起来,同时,引导女孩对自己的性心理比较坦然地接纳。于是,关于脚臭的幻觉失去了象征意义,女孩也就不再为脚臭而担心了。

  意象对话的象征意义不一定要对求助者说明,但对家长可以提出两点建议:一是,帮助孩子调控自我期望,学会接纳现实的平凡的自我。二是,母亲和女儿适当进行有关青春期方面的沟通,引导孩子能够坦然地面对自己的性心理。

  人的心理活动就是这样,常常通过转移和置换,使本来的心理问题改头换面,让人不知所以然。一旦找到了心理问题的根源,“对症下药”,往往就可以得到较好的心理调整。

  咨客是一位大二女生,因人际交往困难、学习成绩差而来咨询。咨询师了解到,她来自山区,家庭贫困,父母关系不和,经常受到打骂,所以自我评价很低,毫无自信。刚上大学时,有一位女同学对她很关心,很照顾,处处保护她、帮助她,她深受感动,从而产生依恋之情。最近,那位女同学跟别人好了,冷落了咨客。

  咨询师决定为咨客做意象对话。先让她想象自己走进一所房子,问她房子里有什么?她回答说里面很黑,什么也看不见。房子黑是因为拉着窗帘。咨询师让她把窗帘拉开,房子一下子亮了起来,看到中间有一张桌子,样子很难看,心里觉得不舒服。咨询师建议她把让她觉得不舒服的桌子“抹掉”。咨客用手一抹,桌子就消失了,但桌布怎么也抹不掉。咨询师建议她用火烧。咨客把桌布扔进壁炉,火烧得很大,把窗帘布也烧掉了。窗户上边暴露出挂窗帘布的装置:一条铁杆和许多铁环,看着也很不舒服。咨询师建议她把铁杆和铁环收起来。咨客就把铁环放进柜子,但铁杆太长,放不进去。咨询师建议她把铁杆折断。

  听咨询师的汇报,我心里一惊一诧。她把桌子抹了,把桌布烧了,还把铁杆折了!她知道这些东西代表什么吗?这样做会产什么后果?

  她说她不知道桌子和桌布的意义。我告诉她,桌子是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用的,代表家庭和亲情,咨客的家庭有问题,所以看着不舒服,你应该帮她解决问题,怎么可以把它毁掉?她一听也傻了。

  这件事提醒我们,虽然做意象对话时不需要对意象做出解释,但咨询师必须精通象征学,了解每一个意象的含义,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另外,不管意象象征什么,都不能粗暴地把它毁掉,顶多是把它暂时移走、遮住或藏起来,最好是把它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从心里接受它。

  咨询师说自己不知道桌子的意义,这只能说是意识层面不知道,她的无意识和直觉肯定是知道的。她把它毁了,是因为她也不喜欢家庭。我让她说说自己的家庭。果然,她的家庭也有严重的问题。她一边说一边眼泪汪汪。

  再说铁杆,它象征什么?咨询师说是男性生殖器。那怎么可以把它折断?她说它不是真正的男性生殖器,而是假的。她怀疑咨客与女同学是同性恋,铁杆代表扮演男角的女同学,所以折断它,以便打消她的同性恋的念头。

  这又是一个大问题。如果咨客真的是同性恋,咨询师有权不让她知道而擅自改变她的性取向吗?

  再者,扮演男角的女同性恋者根本没有“铁杆”,不大可能会用铁杆来表示。这个铁杆必定是真正的男性。铁杆穿铁环是性的象征,咨客对性很排斥,有强烈的性恐惧,咨询师应该帮助她改变对性的态度,而不是把男人全砍了。

  这个问题是不是也反映出咨询师对性的态度?

  请各位大师帮助分析一下,我有问题吗?

  咨询师:身体很舒服的坐着,双眼闭上,好,现在开始放松,头是放松的,颈部,肩部,好,往下胸部、腰部、臀部、大腿、小腿、脚、脚趾。好,现在开始想象,你眼前有一个小路,顺着小路走,往前走,你会找到一座房子,找到了吗?

  我:找到了。

  咨询师:是个什么样的房子

  我:一个像木棍扎得很结实的房子,木棍是干的,但不旧,一间房子。

  咨询师:有窗吗?

  我:有。有两扇没有装任何东西的黑洞。

  咨询师:有门吗?

  我:有。

  咨询师:好,现在你推开门走进去。

  我:推开用细木棍扎成的木门走了进去。

  咨询师:你看到了什么?

  我:我看到了一个老太太,腰里系着围裙,在一个木板上一直和面团。

  咨询师:还看到了什么?

  我:围着后墙连着木板有一排像坑一样的床,上面整齐的放着铺盖。

  咨询师:有人住过吗?

  我:似乎等待很多的人来住。

  咨询师:你和老太太说话了吗?

  我:她一直低头和面团。

  咨询师:你过去帮帮她。

  我:我走过去,帮她和面,把馒头放到烧开的锅上。

  咨询师:现在老太太呢?

  我:她走过去坐到坑头,低头不说话,手里还沾满面。

  咨询师:你走过去,和她说说话。

  我:走过去,她似乎是我的妈妈,我挨近她坐下,搂住她的脖子,我们又说又笑了。

  咨询师:还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房子中央放着两张椅子,有一个圆面的茶几,茶几上竖着一堆木棒头一样的东西,我想把它收拾干净。

  咨询师:你走过去,把它收拾一下。

  我:我收拾好了,它似乎又长出来了,总也收拾不完。

  咨询师:你拿个口袋,把它装进去。

  我:我拿个口袋,装进去,但它又长出来了。

  咨询师:你让那个老太太帮助你,把它抬起来,扔到外在去。

  我:找不到门了,屋里似乎很暗了。

  咨询师:从窗口扔出去。

  我:从窗口扔出去了。

  咨询师:好,你现在打开门走出来。

  我:找不到门。

  咨询师:让老太太给你指门在哪儿?

  我:我拉开门走出来了,门外还是很亮,有太阳光从树叶间照下来了。

  咨询师:好,顺着那条路走,好,现在上楼了,现在到我们办公室了,好睁开眼睛。

  以下是一个我在火车上,为一个9岁的小男孩做的意象对话。当时孩子的母亲看我手里捧着心理咨询的书,问及我后,知道坐在她对面的我是做心理咨询工作的,忍不住就来向我诉说他那9岁孩子的不是,诉说不知道该如何来教育孩子的苦恼。车箱里人声鼎沸,车外火车轰鸣,实在是一个不适合做咨询的地方,但看着这位母亲热切渴望的眼神,我就心软了。小男孩真是一刻钟也没安静过,不停地动着,不停地吵闹着。“来,宝贝,过来阿姨身边,让我抱抱你”,孩子这下倒是很听话地来到我身边,我把他抱在怀里。“阿姨来跟你玩个很有趣游戏,你愿意玩吗?”孩子一听说要玩有趣的游戏,马上来精神了,迫不及待说“好呀,好呀”。于是我让孩子闭上眼睛跟着我的引导看脑袋里出现的画面,然后把看到的告诉我。我还没来得及引导孩子放松想象时,孩子已经很快进入了他丰富的意象世界(这是因为孩子是以形象思维为主的缘故,所以他们的想象非常丰富)。

  “你想象在路的尽头有一幢房子,你看看是一幢什么样的房子,房子是什么结构的”。“我看到了是一幢小木屋,有点旧,小木屋周围有花草,我还看到屋顶上有一个烟囱,在冒烟”。我接着说“那房子的门是开着还是关着的”?“是开着的”。“里面光线如何?是明亮的还是暗的?”孩子说“光线很暗”。“那我们把窗户打开,让阳光进来,屋子里是不是明亮了”。“啊,是的,我还感觉到阳光暖暖的照在我身上,很舒服”。我继续让他再看看屋里还有什么”?“屋子里有两张床,一张很大很大,一张很小很小”。“喔,那你觉得哪张是你的床”。“那张小的是我的床”。”你想躺到床上去休息一下吗”?“是的,我很想”。“好,那你躺上去休息一下,感觉怎么样”?孩子脸上露出了享受的神情,“感觉好舒服,床铺很柔软”。“那另一张床是谁的”?”是妈妈的”。“那爸爸呢”?“妈妈不让爸爸睡那大床”。“那你希望爸爸睡到那张床上去吗”?“嗯,我想”。“在看看屋里还有别的东西吗”?“没有了,但是我看到屋顶上有种了葡萄,长了很多的葡萄,葡萄有红的,有青的”。“嗯,你喜欢吗?”,“嗯,喜欢”。“为什么让葡萄长在屋顶上呀”,“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它们长这里很好看”。“那我们走下来,你看看大门口进来一人,你看看是什么人?”。孩子皱起了眉头“我看到了一个有胖又矮的男人”。“你走上去跟他说说话,你想对他说什么?”。“我不欢迎你,不喜欢你到我们家,我要把你赶走”。孩子表现出很愤怒的神情。“他是你认识的人吗?是什么人呢”?“是我认识的,他是妈妈的一个朋友,可是我讨厌他,他气走了爸爸”。“那你叫他离开你家,你不欢迎他”。“嗯,我大声地叫他走远点,别再靠近我们家,别在靠近我妈妈”。“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感觉舒服多了”。“你在看看屋子的拐角处有一面镜子,你上去看看镜子里面,你看到了什么?”.孩子脸色马上变的恐惧起来,紧张的全身发抖,我紧紧抱着孩子。“告诉我你看到什么了”?孩子用恐惧颤抖的声音告诉我,“我看到了一个披着黑衣的鬼怪,他露出长长的牙齿,张牙舞爪的样子,我不敢再看了,我怕!我怕!!”。“宝贝,别怕,阿姨在你身边,你鼓起勇气用眼睛瞪着那个鬼怪,你看着他,他会被你吓倒的,你再看看他有什么变化”?孩子还是紧张的全身发抖。“我看到他没有再张牙舞爪了,好像变的温和了些”,“嗯,很好,你是个勇敢的孩子,你跟他说,你愿意和他做朋友,你再看看他有什么变化?”。孩子嘴里一边念叨着:我愿意和你做朋友,你不要那么吓人好吗?“他不再那么可怕了,好象一个人的模样了”。“很好,你走上去和他握手拥抱他,告诉他我们做个好朋友”。“嗯,我跟他说了,他还拥抱了我”。“嗯,很好,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我感觉好多了,我看到他手里有个小白兔玩具,我想玩玩.”。“那你找他借玩一下吧”。“嗯他借给我了,我们拿着小玩具一起来到了屋外的小溪边”。”溪水是清澈还是混浊的”?“是清澈的,还可以看见我们俩的倒影,我还看到周围有绵养、牛和小兔子”。“嗯,你喜欢吗?那你现在感觉好吗?”。“我喜欢它们,我觉得在这小溪边有这么多可爱的小动物一起,我觉得很快乐”。“好,现在我数一、二、三,你慢慢睁开眼睛”。孩子睁开眼睛,我让他告诉我他现在在哪”?“我现在在火车上,我的对面坐着我的妈妈,我是由阿姨抱着的”。孩子还告诉我说,他刚刚感觉好象是做了一场梦,但是梦里发生的事情他都记得很清楚。现在感觉心理面舒服了许多。

  一个9岁大的孩子,他不能像成人一样去很好地表达他心中的想法和感受,但是在意象治疗中我却可以看到孩子丰富的内心世界。在意象中我们很明显地看出来,孩子心理健康出问题了,问题的关键是家庭父母亲闹矛盾的缘故,孩子很没安全感。可以看出是因为家庭里另一个男人的介入,而使孩子感到不舒服,不愉快,甚至憎恨。但是父母亲忽略了孩子的感受,只是以粗暴的方式来教育孩子。从意象里可以判断出孩子父母没居住在一起,孩子现在是跟母亲居住,而且是跟母亲同床而眠(这表现出孩子的早熟---性意识的觉醒,这很不利于孩子的身心发展)。孩子长期没有一个较好的、稳定的生活环境,连最起码的休息空间都得不到保障,他在家庭里唯一的活动空间就是他那方寸大小的小卧室,孩子感到很压抑。其实这个孩子是一个内心非常温顺善良,当然也很聪明可爱同时又力量感很强的一个孩子(从他看到的小动物就可以分析出来,并不像他妈妈所说的孩子很坏,也许只能说是男孩子的玩皮吧)。最后这些分析得到了孩子和这位母亲的证实,目前他们的状况的确如此。这位母亲含泪告诉我这是生活所迫,她没有能力给孩子更好的生活环境。其实在我们家庭里成人之产生了问题矛盾时,一定别忽略了孩子的存在,要尊重孩子的心理感受,尽可能地为孩子营造一个温馨和谐的家庭环境很重要,不要让孩子为了家庭背负起沉重的精神负担。这是父母亲的责任。唯有这样孩子才可能更健康快乐地成长。

  当我第一眼看到小敏的时候,我无法将他与毒品联系起来。他看上去只有二十出头,很瘦,很高,尤其是那双眼睛,很纯净。小敏的头发很黑很密,衬着他的脸越发白,手指很长,很细,像女孩子的手。他坐在我面前,很拘谨,眼睛低垂,两只手绞在一起。我问他:“你今年多大了?”“三十”他很快地说了出来。“用毒品多长时间了?”“十年了”他依然低着头。“为什么会用毒品?”“也没什么”。“为什么要来到康复中心?”“我妈让我来的。”我们的交谈进行地很不顺利,我问的多而他答的少。虽然第一次咨询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但是他的神秘却激发了我的探索欲。

  回到办公室后,我总也忘不掉小敏刚才的表现。他虽然表现地很配合,有问必答,但是我的经验告诉我,他回答的并不是他内心真实的想法。他柔弱的外表,表面的服从,传达出来的是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信息。为了能够让他的开放程度更大些,我决定在下一次咨询时采取意象对话的技术。

  第二次咨询一开始,我先给小敏介绍了意象对话技术。小敏依然很“配合”,表示愿意尝试,于是我们就从“看房子”开始,让小敏想象看到一所房子。“我看不到,好象有雾。”“你仔细看看,肯定是有的。”小敏坚持说他没有看到房子,眼前只是一片黑雾。我知道这是小敏的阻抗,但我坚持要小敏仔细看,一定会看到。沉默了几分钟后,小敏说:“我看到了一条石子路,我走在上面,很硌脚。只有我一个人在走,好安静啊。”我接着问他:“看到房子了吗?就在小路的前端。”“没有房子,只有石子路,很长很长,走不到头。”“没关系,你再向前走,你一定会看到房子的。”我知道这个时候对于小敏是很重要的。因为意象对话中的房子就好象是心灵,小敏不愿意去看自己的内心深处,于是我反复鼓励小敏。终于小敏说他看到了一个小木屋,屋外有一圈半人高的篱笆,屋顶有烟囱,正在冒着炊烟。我提示小敏走进木屋。小敏说脚好象被粘住了一样动不了。我鼓励小敏一定能够走动,但是小敏双眼闭紧,眉头紧锁,双手较劲。我赶紧握住了小敏的双手,用语言暗示小敏放松,离开意象。慢慢地,小敏呼吸逐渐平稳,眉头舒展,睁开了双眼。

  第二次咨询只好暂时到这里。我叮嘱小敏回到房间后继续做放松练习,同时请他的责任老师多多关注他。从小敏刚才的意象来看,小木屋代表他的心灵。起初他反复说看不到房子,缘于他内心的阻抗。看到了很不好走的石子路,体现了他内心的挣扎和矛盾。木屋外的篱笆则是通往心灵深处的又一到屏障。小敏到底曾经经历了什么使得他会如此封闭?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