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意象对话  >   案例分析  >    内容

意象对话技术治疗强迫症的三个治疗片段

作者:朱建军|文章出处:心灵部落|更新时间:2010-05-31

  意象对话技术是应用象征性意象进行心理治疗的一种技术。有心理障碍的来访者或患者在进行想象时,想象出的意象的内容可以以象征性的方式反映出其基本的情绪状态和心理冲突。而心理医生可以诱导他们改变心理意象,达到消除心理障碍的目的。

  作者曾经应用意象对话技术治疗过恐怖症、抑郁症、强迫症等多种心理疾病,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下面通过3个治疗强迫症的个案,简单介绍强迫症的意象对话治疗方法。为了形象具体地表述治疗过程,而又不占用过多的篇幅,对每个个案都仅写出一段治疗过程,而不全面介绍其治疗。在引用治疗对话后,我将简单解释这段对话的部分象征意义,但是这个解释在我做意象对话治疗时是不做的。

  个案1:

  来访者蒋某,男、23岁、职员。因强迫性思维求诊,问题主要是不可以控制地想一些没有意义的问题。DSM—IV诊断为强迫症(CCMD-2-R强迫症)。我对他应用了精神分析治疗,并有了一定效果。他对潜意识、象征等概念都有足够的知识。我没有对他做介绍直接应用意象对话技术。

  对话:

  治疗者:“你闭上眼睛,想象一个房子”。

  来访者;“我想象的房子是一个两层的房子,象天安门或者其他城门,下面的门进不去”。

  治疗者:“城门在2层也有房间,可以有门进去,不要从下面的门穿过去。”

  来访者一开始坚持说2楼上不去,进不了屋子,在治疗者的坚持下,来访者找到一个门进了屋子。

  来访者:“……屋子里是一个冰场,大家都在滑冰,我在一边看。”

  治疗者:“你也去滑吧”。

  来访者:“我划了,但是我摔了一个跟头,满脸的血”。

  治疗者:“摔了一个跟头没有关系,你初学吗,继续滑吧”。

  来访者:“冰化了,大家都在划船,我在岸边”。

  治疗者:“划船你会的”。

  来访者:“我在划船,水面波澜不兴,很舒服”。

  治疗者;“好”。

  来访者:“但是,突然一个旋涡,船翻了”。

  治疗者:“你觉得倒霉事情又让你遇到了?你只好游泳了,不要怕,人总要遇到旋涡的,镇静就不会淹死”。

  解释:房子在这里象征着心理、心灵。强迫症的患者最常出现的想象是“这个房子没有门,或者有门进不去”,这代表一种对内心体验的回避态度,不进入自己内心。

  这个例子中的来访者的想象中不断出现意外事故和灾难,象征着缺少安全感、对独立的恐惧。“在一边看”的意象和他生活中的方式是一致的,他从来不敢采取行动改变自己。

  治疗者“摔了一个跟头没有关系,你初学吗,继续滑吧”,是一种鼓励,代表让他勇敢地尝试生活。“人总要遇到旋涡的”,旋涡代表生活中可能有的挫折,“镇静就不会淹死”,代表一种生活态度。

  个案2:

  来访者张某,男、24岁、电脑工程师。主诉不可自制的反复洗涤,DSM-IV诊断为强迫症(CCMD-2-R强迫症)。

  对话:

  在介绍了意象对话技术后,引导来访者进行想象。在过程中间,来访者想象自己在一座桥上,突然桥塌了,自己掉入水中。 .

  治疗者:“在水里游泳,越紧张越容易沉,放松、顺其自然,你就会游得很好。”

  来访者:“我在游,很好。……水突然干了。”

  治疗者:“你认为水为什么突然会干?”

  来访者:“有一条龙,把水吸干了。我又想要水,又怕,那龙突然一吐水,会不会淹死我?”

  治疗者:“现在干死还不是一样要死?”

  解释:这个来访者和前一个个案一样,有“灾难”的想象,代表焦虑和不安全感。但是有一个不同:根据精神分析理论,桥、龙(类似蛇)都有可能是性的象征。所以,这个想象的意义是,在过渡阶段(桥也可以代表过渡),可能是失去依赖,落入不安定不可以控制的景况(落水代表进入难以控制的景况)。水代表本能力量“力比多”。没有它生命很干枯,没有活力,但是他又害怕本能力量淹没自己。(龙吐水淹死我)

  治疗者的指导是:“放松、顺其自然”,和不要害怕自己的本能,“现在干死还不是一样要死?”

  3:

  来访者许某,女、22岁、职员。主诉不可自制的反复洗手,洗脸,有强迫性思想,例如:“见到的人、想到的思想沾在手、脸上”,在吃饭时如果看到别人或看到电视上的人,就怕“把他们吃下去了”,因此要吐饭。严重影响生活。患者知道这只是想象,但无法自控。DSM-IV诊断为强迫症(CCMD-2-R强迫症)。

  治疗者简单介绍了意象对话技术,告诉来访者想象的内容和心理问题有关,并举梦的解释为例证,告诉来访者我们要用意象对话做治疗,然后告诉来访者在想象时不必要考虑想象的内容是否合理,也不要评判。

  对话:

  让来访者想象一座房子,问她是什么样的房子,门是否开着?

  她说想象中的是“一个大房子,但是没有看到门”。

  治疗者说:“肯定有门,你仔细找,找到它,不要担心”,来访者说还是看不到门,治疗者继续要求她找到这个房子的门,反复3次。

  来访者;“我看到门了”。

  治疗者:“想象你进去”。

  来访者:“好象进不去“。

  治疗者:“你可以进去的,努力一下”。

  来访者:“我进了门,房子里很空,有灰”。

  治疗者:“看一看房子里有什么?”

  来访者:“有一个钢琴,有圣母像…圣母像活了,我坐在椅子上,…出现了一个魔鬼,我害怕”。

  治疗者:“放松、放松,就看着他,看他怎么样。”

  来访者;“他在半空中,满脸血,上楼去了,魔鬼在诅咒,他的诅咒在我脸上,…楼上满是死人骨头,阴暗、肮脏,魔鬼在煮毒药,好象就是那种童话中巫师用的那种大锅,毒药沾在我手上…我想洗手”。

  治疗者打断:“停!看看四周,让自己清醒。这是心理咨询中心,没有魔鬼,魔鬼是想象,你的手上真是沾上毒药了吗?”

  来访者:“没有魔鬼,那只是想象,我知道。不过我还是感到手不舒服。”

  治疗者:“手不舒服是真的沾上毒药了吗?”

  来访者:“不是。”

  治疗者:“你想象它沾上了毒药,所以感到不舒服。真实的感觉是什么?你现在在心理咨询中心,今天天气很好,手的真实的感觉如何?你能区分想象的感觉和真实的感觉吗?”

  来访者:“想象中我在魔鬼那里,恐怖、厌恶,脸、手都肮脏,真实我在你这里,房子里有花、明亮,手放在衣服上,感到布、舒服。”一次治疗后,要求患者在平时感到脸、手脏了需要洗的时候,或怕“把别人的形象吃下去”时,练习区分想象和真实。

  一周后,患者来访,报告有明显好转,她说“因为,我知道那些都是想象”。

  患者的父亲证明了这一点。这一治疗尚未结束。

  解释:

  这一个案中的圣母是她心中理想自我的形象,一个没有性欲的形象,但是她追求“圣母“这个理想形象时,滴血的魔鬼的意象就随之出现,(滴血是月经象征)反映出她对性的观念不正确,压抑了性。而且这个魔鬼还带有她母亲的一些特点,母亲的批评被转化为“魔鬼的诅咒”。在这个例子中,治疗者在唤起意象后没有改变它,而是随即让患者体验真实情境。原因是这个来访者的问题比较严重,还没有到直接可以改变的时候。从她的想象内容,可以判断她平时的强迫性行为的潜意识根源。“他的诅咒沾在我脸上”、“毒药沾在我手上”,这就是她洗手时的潜意识心理活动。通过让来访者把想象和真实情景区分,可以让她意识到现实世界不是她想象中的世界,现实的手没有沾毒药、血,从而减少强迫性行为。

  在这3个例子中,意象对话技术都有效地改善了来访者的心理状况。

  总结:

  经验表明,在意象对话过程中,强迫症经常出现的意象有“打不开门”、“进不去屋子”,这象征着回避情感体验的倾向;另外,强迫症还经常有灾雄性的想象和“最纯洁(好、有能力)的和最肮脏(坏、愚蠢)的同时出现”的想象,前者是焦虑和不安全感的象征,后者代表一种“非黑即白”的认知方式,追求“最纯洁、最好、最强”的完美主义的倾向和来访者潜意识中的一个认知,追求完美,压抑自己“不完美”的情感和冲动,结果是最好的永远摆脱不了最坏的。这3个例子明显表现出了强迫症的这些特点,所以我选择它们来说明强迫症的意象对话治疗。

  意象对话技术毕竟是一种新的技术,对它的实践局限于我自己和很少的几个同行中,所以还不够成熟。任何一种技术的发展都需要大量实践,我将继续实践,并欢迎同行尝试这种技术,并提出宝贵意见。

  参考文献:朱建军、孙新兰,意象对话技术,《中国心理卫生杂志》,1998年 第12卷 第五期 316—317页。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