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意象对话  >   案例分析  >    内容

一位母亲的珍珠项链

作者:苑媛|文章出处:泉州心理在线|更新时间:2009-06-19

  背景:2003年5月的一天,一位母亲无意间谈起,她只要走在有方格线条的路上时,就很怕踩线,不论方格大小,每一步都一定要走在方格里面。如果一不小心踩在方格线(无论横竖)上,心里会很不舒服。

  回忆:在这位母亲的记忆中,与此情景相类似的是儿时的一种游戏――“跳方格”。游戏规则:每一次都必须准确地跳入方格而不踩边线。她总是玩得最棒,因此非常喜欢这种游戏。

  引导场景:在一条普通的路(没有任何线条和方格)上散步……

  人格意象:(依先后顺序记录)

  l、一颗大树:挺拔高大、直、树干粗壮、枝繁叶茂,刚毅、执著,历经沧桑,还想长得更高。这位母亲坐在树下休息,手里拎著一个“极其普通”的绸布包。(而我感觉这个包并不普通,里面似乎装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2、“老头”:40―45岁,瘦高,貌似孙中山。身穿乳白色中山装,黑皮鞋,十分整洁。走路很快。年纪并不大,但她就是想称其为“老头”。(当她特别强调“我就是想管他叫老头’”的时候,我感觉这个人很可能是她的亲生父亲,后得证实。)他与身边的一高一矮两个女人(分别伴其左右)有说有笑,非常高兴。他们三人同行。两个女人之间说话少。

  性格:幽默、飘逸、潇洒、有风度、健谈、人缘好、自信、睿智。

  喜欢:干净利索。

  不喜欢:拖拉。

  她的感觉:“非常喜欢他”。

  3、矮个子女人:50多岁,白白胖胖,穿白色肥腿儿裤(后知,似她的大妈――其亲生父亲的第一位夫人)。与“老头”关系好。

  她的感觉:“不讨厌这个女人”。

  4、高个子女人:30多岁,显得特别年轻、精干。打扮入时,穿白色长裤,白凉鞋,风姿卓越。与“老头”关系很好。

  她的感觉:“非常喜欢她”。

  5、小男孩儿:7~8岁。天蓝色的格子上衣,黑短裤,凉鞋,棒球帽。手里牵著一条狗,走在“老头”、矮个子女人和高个子女人的对面。他们彼此认识,相互打招呼,“老头”还摸了摸小男孩儿的脑袋。大家都很高兴。

  性格:活泼、懂事。

  6、狗:长毛,黄白花。活泼、可爱。

  重要意象处理:

  对于打开那个绸布包,她的阻抗很大。在我的一再坚持之下,她才勉强打开:里面装著一条白色的珍珠项链!每一颗珠子都不大,却异常光亮、圆润。

  当她在想象中看到这串项链时,坐在我对面的她,表情先是吃惊,随即眼睛动得飞快,好象要努力地看清这条项链。紧接著就沉默了。(那一刻,我很想哭。)当我让她想象著戴上这串美丽的项链时,她哭了。我轻轻地说:“我知道你很委屈,都哭出来吧。没关系的,这里很安全。”她哭得很伤心。约5―6分钟后,平静下来。

  结束语:“我们走过,看过,也哭过了,可以回来了。我知道你还有很多话想跟‘老头’我们以后再约他,好吗?”

  意象分析:

  l、人格意象:被试的6个子人格之间是相互接纳的,“老头”有著更多的亲和力与影响力。大树和“老头’’更能代表她的人格基调:热爱生活,生命力旺盛,坚毅,自信,表现力强,有很高的自我期望;总的方向是向上的。

  在以后的意象对话中,可以帮这些子人格找到各自的名字或标志,以便唤起和调动。还可以让“矮女人”和“高女人”之间有更多的交流,同时提高她对“矮女人”的接受性。

  2、白色:除了大树与小男孩儿外,其他子人格的装束均与白色有关,我认为,这里的白色象征著纯洁与高贵得社会地位。而珍珠项链的白色更多地象征著无辜。在后来的面谈中了解到,被试的亲生父亲生前地位显赫而富有,但在她8岁那年去世了。父爱缺失,使她倍感孤独无助,悲伤委屈,而这些对于一向充满优越感和自信心的她来说是无辜的,于是,委屈的泪水化作了一颗颗白色的珍珠。写到这儿,我突然对白色有了一种“净化”的感觉,仿佛在体验伤害、化解伤害的过程中,洗去了一些东西。

  3、珍珠项链:晶莹的珍珠为这位母亲的眼泪所化。由儿时至今,她心里最大的委屈就是无缘无故地失去了父亲。(年幼的孩子不可能理解时代的悲剧)自视坚强的她不愿轻易示弱,便将所有的委屈和不满压在心底。渐渐地,这种悲愤的情绪与受伤的情感在风霜雪月中得以自我缓解,转化成一种较好较软又较美的东西。因为有了自知。有了自我接纳,也就有了一种安全感,所以珍珠亦为自信所化。但在现实生活中,小的伤害刺激了她内心中柔软的地方,因而仍有眼泪。或者说,这串珍珠仍为她的眼泪所化。之所以让她从那个不相协调的绸布包中取出项链并戴上它,我是想让她有一个宣泄的机会,并且,希望这是一次有自知的宣泄。

  在下次面谈时,可以让被试对这串“白色的珍珠项链”展开自由联想。

  对于自我探索的意义:

  在这次简短(大约l小时30分钟)的意象交流中,我发现了自己与被试之间的一个相似性:我曾一度在乘车时强迫性地数笔画至“十”,潜意识里也在追求著完美――我像这位母亲一样,总希望踩在自己设定的“方格”内,认为这才是“优秀”、“成功”。我不停地在脑海中搜集笔画为“十”的字,如同她要求自己在走路的时候都不能踩线。倘若由于我的缘故而没有满足自己的愿望,就会有一种失败感和不安全感(失去控制)。当这种难以接受的卑弱感和愚笨感出现时,我就会下意识地拿起自己的防御武器:向最亲近的人宣泄愤怒,或出现较长时间的沉默,这种沉默也许是压抑,也许是内疚感控制,抑或二者兼而有之。


标签: